新闻是有分量的

网球男单世界第一争取剧烈 No.1穆雷 仍是小德?

2018-07-09 05:21栏目:传媒
TAG:

­  原题目:No.1穆雷 还是小德?

­  在ATP500级别的中国网球公然赛和ATP1000级别的上海大师赛,穆雷拿到了两座男单冠军,第一次实现了在中国赛季的背靠背夺冠。此前,只有德约科维奇实现过这项伟业,他在2012年、2013年和2015年3次在北京和上海捧杯。也恰是因为如斯,塞尔维亚人才会被中国球迷笑称为“中国儿子”。

­  今年,“中国儿子”的名称落在了苏格兰人的头上。打完今年的中国赛季,德约会发明不止是自己“中国宠儿”的位置不保,他的世界第一宝座也受到了穆雷的强有力要挟。

­  追赶

­  分差正在缩小

­  北京始终是德约的福地,他在那里取得了29场比赛全胜的战绩,并且拿到前所未有的6个冠军。不过,今年他因为手段伤势未愈而退出了中网,从而导致自己在ATP积分榜上被扣除500个积分,剩下13540分。

­  而当穆雷一途经关斩将并在决赛2比0横扫迪米特洛夫后,去年没有参加本项赛事的他直接拿到500个积分,将自己的总分进步到9845分。此时,两人的差距还有3000多分,看上去苏格兰人并没有多少追赶的机会。

­  接下来的一周,固然许多球迷都担忧德约会退出上海大师赛,但塞尔维亚人作为卫冕冠军还是来了。可他的状况稍显低迷,一路趔趔趄趄晋级,却在半决赛中输给了“黑马”阿古特。这样一来,他不得不被扣除640个积分(减去去年的冠军积分1000分,加上今年的四强积分360分)。

­  而步步为营的穆雷每一场比赛都施展得相称稳定,他在半决赛中克服西蒙,超出了自己去年四强的战绩。在决赛中,他两盘横扫阿古特,夺得个人第三个上海巨匠赛冠军的同时,也拿到了640个积分。

­  在上海的一进一出,使德约和穆雷在ATP积分榜上的走势产生了奥妙的变更——塞尔维亚人虽然以12900分高居第一,但苏格兰人的积分也已到达了10485分,两人的分差已缩小到2415分。

­  就像在上海大师赛决赛结束后,ATP官网上对于本场比赛的报道所写的那样:“The battle for No.1 is on。”对世界第一的争取,号角已再次吹响。

­  低迷

­  德约心理疲乏

­  错过了中网之后,德约不想错过同样需要卫冕的上海大师赛。在旗忠网球核心的前几轮比赛里,他赢球后持续在摄像机镜头前写下“笑”字,说自己最近没怎么学中文,吃的都还是过去几年的老本儿。

­  然而来到1/4决赛时,他的“笑”却有点让人摸不着脑筋。面对资历赛打上来的米沙·兹维列夫,世界第一首盘以3比6告负,之后才以7比6和6比3险胜升级。在比赛期间,他在落伍时一度面带“迷之微笑”,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很显明,你得既专一于竞赛、又坚持沉着和放松,须要做好这两方面的均衡。”他在赛后说,“我盼望将以前那个会发性格的我甩在身后,哼一首曲子来切换自己的心境,忘却在比赛中犯的过错,这确切很有后果。”

­  然而,一天之后面对阿古特时,这个“用微笑保持平衡”的德约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进攻绵软但脾气火暴的世界第一:他在首盘告负后摔拍泄愤,被主裁忠告;第二盘一个网前高压失误后,他一把撕破了自己的球衣。心态失衡的成果就是阿古特实现了爆冷,西班牙人说:“以前我感到他像是个外星人……”这句话的话中有话是,现在看上逝世界第一已经落地了。

­  实际上,从法网夺冠实现全满贯伟业之后,塞尔维亚人迎来了一段显著的职业低谷期:他在温网第三轮出局,只管拿下了罗杰斯杯的冠军,可是奥运会首轮即遭淘汰、辛辛那提大师赛退赛、美网委曲进入决赛后不敌瓦林卡、中网退赛以及上海止步四强。

­  “我在心理上有一些疲惫。”他说,“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完成大满贯后如何反映,我很疲劳,需要时光恢复调剂,过去三个月,起起伏伏,总体说我不找到自己满足的状态。”也许,回家给儿子过两周岁诞辰会让他放松,同时激发他以父亲的身份再次找回自己的统治力。

­  穆雷

­  打诞生涯最佳

­  说起“父亲的身份”,穆雷今年也参加到网坛奶爸的雄师当中。今年2月,他和金有了第一个女儿索菲亚。在上海夺冠后,他说女儿当初是自己力气的源泉,“有了孩子之后我看问题的视角变了,也确实给了我良多能源,去耐劳练习,赢得我加入的这些赛事。”

­  从2016赛季已经停止的比赛来看,他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  今年澳网男单决赛,苏格兰人以0比3草草输给德约,这让那些支撑他在澳网获得冲破的人大喜过望。不过,斟酌到他在颁奖典礼后连夜飞回英国的抉择,你会懂得他在比赛中有可能的分心,因为当时他和金的孩子行将出世。

­  就在索菲亚出身之后,穆雷像是上满了弦。他先是在最不善于的红土赛事中接连打破:闯入蒙特卡洛大师赛四强,拿到马德里大师赛亚军,在罗马大师赛上夺冠,法网更是在先下一城的情形下1比3不敌德约。尔后,他又在温网捧杯,里约奥运会上夺冠,北京和上海也拿到背靠背的冠军。

­  “稳固”成为苏格兰人在今年下半年的中心特质,他仍是会因为失误而喃喃自责,但很快就会从新专注于比赛。不论对手是宿敌还是“黑马”,他都可能打出自己的网球。比拟于有些情感治理失控的德约,穆雷的这种节奏感的掌控更像是世界第一应当有的样子。

­  穆雷自己也以为他跟以前不一样了。“博得温网对我的自负有极大的晋升,由于从前几年,我在大满贯赛吞下了多少场惨痛的失败。而那次夺冠让我对本人更有信念,信任我能再次赢得大满贯。从法网开端的3个月,我打出了职业生活最好的表示。”

­  远景

­  明春机会最好

­  “心理上有一些疲惫”的德约和“打出职业生涯最好表现”的穆雷,早就已经在积分榜上将另外两位“四巨头”成员费德勒和纳达尔挤到了身后。同时,他们也在话题榜上超越了瑞士人和西班牙人,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属于“Fedal”而是“Novandy”的了。

­  领军人物变了,但不变的是,两名超级球星并行的职业网坛老是会有第一第二之争。在陪跑了十多年之后,早已不再是“桀骜少年”的穆雷间隔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仿佛只有一步之遥。

­  依照他目前的技巧、身材和心理状态,假如他能在接下来的两个巡回赛上表现杰出,有可能在11月初就完成对德约的超越。当然,这里的“表现精彩”是极为刻薄的请求,他得在维也纳公开赛和巴黎大师赛上夺冠,同时德约作为后者的卫冕冠军必需未能打入决赛。

­  虽然苏格兰人在上海期间一直对世界第一的话题持谨严立场,但先后和德约、穆雷交过手的阿古特有话要说。“我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来(对世界第一的盼望),他现在肯定专注于世界第一的这个目的。只有他继承现在这种状态,他很有可能追上诺瓦克。”

­  而穆雷自己则在夺得上海大师赛冠军后确定自己近几个月来的表现,同时谦虚地把自己放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去。“我当然生机成为No.1,相信每一名濒临世界第一的球员都会有这种主意。我也相信自己能够达到那个地位,我只是不晓得它将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  不外,他并不愿望把自己是否登顶世界第一寄托在德约在将来一个月打得蹩脚上,而后给出了一个“大概在春季”的答复。

­  苏格兰人说最好的机会或者是在明年的2月或3月,因为澳网身为冠亚军的两人全都有保分的压力。但之后的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大师赛上,因为穆雷今年都只赢了一场球,而德约都是卫冕冠军,因而这两项赛事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变数。“我做好了筹备,所以我认为明年(年初超越他的)机遇更大些。”苏格兰人说,“我不想错过机会。”

­  北京晨报记者 葛晓倩

­  (责编:张帆、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