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跑友赛后质问银川马拉松:这赛道谁设计的

2017-08-26 14:25栏目:通信
TAG:

跑友参加银川马拉松全程比赛

银川是一个很有神秘色彩的城市,这里曾经是千年之前西夏王朝的首都。西夏有两个首都,东京是兴庆府,也就是银川;西京是西平府,也就是灵武。

比较神奇的一点是,这两个城市差不多是同一经度的,根本分不出来东边和西边,甚至灵武市中心比银川市中心,还要更靠东边一些。

这一点和重庆的鹅公岩长江大桥比较相像,这座大桥是比较标准的东西走向,但是在东边的这个桥头,被大家习惯性地称之为南桥头……

我们重庆人的方向感,看来跟党项人有得一拼。

在这么一个神秘的城市搞一场马拉松,对我这种重度跑癌患者来说,是一定要报名参加的。

更何况,银川是我第一个出差的城市——2004年,我去银川贺兰山脚下采访摇滚音乐会,印象极其深刻,不去是不足以平民愤了。

报名之前我其实犹豫了一下,因为我发现银川马拉松的起点和终点不是同一个地方,市区里的贺兰山体育场起跑,黄河东边的的滨河新区结束。考虑到比赛当天交通管制需要绕路,这两个地方,相隔40公里左右(马拉松全程才42.195公里)。

这种奇葩的道路设计也不是第一个,郑开马拉松也是这样,但是郑开的终点是开封,各种生活配套齐全,还是一个旅游城市,也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好吧(好歹做过首都的)。而银川的滨河新区,算了,我不评价,组委会开心就好。

起点和终点不在一起的马拉松,无论如何对跑者来说都是一种摧残,尤其是跑完之后一身盐粒子、饥肠辘辘还得坐一个小时摆渡车回酒店的场景,简直是惨无人道。

更别说那些跑伤了的朋友了,我一想到他们瘸着脚在路边蹒跚而行的造型,都感同身受——我第一次跑全马是在广州,跑完双脚血袜子,两个小腿的肌肉一直抽搐,下两级阶梯都跟挑战人生极限差不多。

但是更好玩儿的是,终点回城区的摆渡车并不回起点,而是去另一个地方:会展中心。

这里,距离起点的距离是8公里。这让那些把酒店定在起点附近的朋友,情何以堪。

比赛当天的天气有些热,太阳有些大,但是这点小问题在我们面前已经是不值一提了,毕竟我也是在天津武清马拉松被晒得一肩膀水泡的人。

但是比赛还没开始,不少朋友就挨了一闷棍——安检口不让带水进去,这对于很多习惯在出发之前喝一口水润润口腔和喉咙的人来说,有点尴尬。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但是会照顾选手的组委会都会在起点供应纯净水,很遗憾的是,第一次主办马拉松的银川组委会忘了。不但忘了在起点准备纯净水,而且还把第一个补水点,设在了7.5公里处。

这意味着,从安检进场到跑完7.5公里这整整一个小时,所有的选手都没办法补水。

我相对来说是属于比较能扛的那一类人,半程马拉松都可以做到不吃不喝,但是因为银川空气干燥,呼吸的时候口腔水分蒸发太快,还没到补水点的时候,我都已经感觉到了嘴里发苦了。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第一个补水点的第一张桌子,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

一路往前跑,市区里的观众挺热情,志愿者们的工作也做得相当到位,不论是为选手服务还是站在路边加油,都称得上是尽心尽力,甚至还有志愿者把嗓子都喊哑了依然在坚持加油的,让人万分感动。

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接下来,就要开始一段完全不一样的旅程了。

大概是跑了二十多公里之后,突然就觉得不怎么对劲了。周围的观众一个都没有了,我们沿着一条直道闷着脑袋往前跑,头顶上的道路指示牌上写着“滨河黄河大桥”(如果记错了请原谅),全长9875米。

我脑袋一下子就懵了,这个桥!竟然!接近十公里!意思是我们要这么无聊地在太阳底下跑十公里!

腿上是无锡马拉松领的肌贴,不是大姨妈

这种情况我遇到过,哈尔滨马拉松,六七公里的阳明滩大桥,也是这么跑的。但是哈马的组委会,在桥上安排了很多文艺演出,各种好吃的蛋糕面包烤肠不说,还有异域风情的俄罗斯比基尼美女举着公里牌给大家加油。

可是银川的这条路上呢,无风景,无观众,无树荫,典型的“三无道路”。

就剩下选手、志愿者、摄影师、医生和警察,在这十公里光秃秃的大桥上,相濡以沫……

如你所想,我就是在进入这一段之后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的,开始跑跑停停,碰见一个志愿者就打听下一个补水站在哪里。

我身边经过一个选手,嘟嘟囔囔地抱怨:“看造型,这特么是高速路吧?”

我心里默默一笑,跑了这么多个马拉松,要是真能跑一次高速路,也算是填补了人生的一个空白了。

嘿,你别说,当我们磨磨蹭蹭地把这座大桥跑了一大半之后,真看见头顶上悬着一块牌子——前方两公里,收费站!

我顿时就惊呆了,提起勇气继续往前跑,就想亲身经历一下跑过高速路收费站的感觉。没想到,跑完大桥,前面真的是个收费站!我都差点一时激动走ETC通道了!

今年端午节高速路不免费,但是参加银川全程马拉松的选手,每个人都享受了不缴费冲卡的待遇!

兄弟们,你们知道不,路上所有的无聊和埋怨,全都被这收费站的欢快给冲抵了。而且,这里终于出现了久违的围观群众,还拿着水果给大家投食,我又拿了一个小女孩的俩小番茄吃。

真的,你们理解不了这种感觉,跑了一个多小时荒无人烟的赛道,突然出现了围观群众,那是比看到亲人还要激动的心情。

好了,我已经足够克制自己了,其实从出城之后的二十多公里赛道,一路上都是毫无遮挡,没有房屋阴影,没有树荫,一路顶着太阳跑过来。两边是光秃秃的黄土高坡,好不容易见着黄河,还是被晒得生不如死的时候,连拍照的心情都没有。

终点前是一个一公里左右的缓坡,考虑到我跑过号称城市越野赛的贵阳马拉松,这个坡其实也不算什么。

不过为了表示对组委会的尊重,我还是特地问了一下志愿者:“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赛道是谁设计的?”

志愿者笑而不语。

晃晃悠悠耗到终点,4小时6分完赛,不算特别烂的成绩,至少比天津马拉松好了很多。

回城区的摆渡大巴车坐满就走,特别值得庆幸的是,我是这一班车的最后一位乘客,也就是说,我一上车大巴就出发了,连一分钟都没耽搁。

据说,第一位上车的跑友,已经在车上坐了半个多小时了。

在飞驰的大巴车上,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有些马拉松,跑一次就足够了。银川是个我很喜欢的城市,但是下次我来的时候,一定不是来跑马拉松的……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龅牙赵”

免责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资讯】马拉松再现猝死!银川半程选手抢救无效死亡 ... < >,大发游戏手机版官网;